南风不解意

不问来路,不问归期。

去日遥远


-《王子病的春天》衍生同人

台风过境,深圳接连几日都在下雨。落地窗的窗户开了一半,冷风穿堂而过,赵遥远翻了个身,依恋地将手环在谭睿康的腰上,汲取到不少暖意。

加上两个人打着赤膊,相互摩挲的感觉非常舒服,闹钟响了两遍,谁也不想醒过来。最后是赵遥远无可奈何地踹了谭睿康一脚,叫他起来按掉闹钟。

谭睿康一番进进出出,遥远在床上犯困,不知道他到底捣鼓什么。再回过神来才发现大猴子的领带打得乱七八糟,遥远看不过眼,打着哈欠给他系好了,谭睿康毛茸茸的脑袋又凑过来,两人自然而然地交换了个吻。

“小远,哥去公司了。”

赵遥远哦了一声,算作知道了,等到屋外关门声响,又重新倒回床上,打算玩会手机再睡。

床头柜上放着一杯咖啡,应该是谭睿康刚才煮的。遥远边喝咖啡,边打开软件开始看股票。股市跟前几天差不多,依旧半死不活的,遥远只往里投了点零花钱,暂时还没有补仓的打算。

看完了股票又去看微信。齐齐昨晚发的维港夜景忘了回,遥远录的语音回复被提示音打得七零八碎,连忙又打字复述了一遍。

【正好想去香港玩几天,到时打你电话。】
【带我跟马骝去看夜景吧,我让他请你吃饭!】

齐辉宇估计还在睡觉,没回消息。遥远切出去看顾小婷的消息,半分钟不到又多了几条,遥远哭笑不得地打开,只见对方发过来的满屏消息。

【牛奶仔,怎么不回消息啊?】
【是不是跟你哥睡觉还没醒呢,见色忘友】
【今天不是七夕吗,怎么不见你发朋友圈秀恩爱了,大家都挺期待的】
【牛奶仔,醒了没醒了没】

赵遥远简直无语了,给她发过去几排省略号,退出去看了眼日历,发现今天还真是七夕,中国版的情人节。马骝怎么没说?估计他也不知道,昨晚两人困得要死,什么也没做就睡了……算了,现在知道也不晚,不过得给他个什么惊喜呢。

谭睿康六点下班,为了不碰上堵车高峰期,五点就得出门给他送饭,确切的说,送楼下的快餐……遥远纠结了半天,期间又心不在焉地看了几个小时的电视节目,仿佛在逃避一场必将到来的审判。

拖到下午三点,赵遥远终于饿了,想起来前段时间谭睿康给他做的煲仔饭,材料应该还有剩的,要么就做饭吧,上回给他做饭还是刚出来创业那会了。

煲汤的砂锅积了层薄灰,遥远边刷锅边感慨,洗干净后放进糯米以小火慢蒸,又将腊肠切片,待糯米至七八层熟后加进去一块焖。

遥远揭锅看了眼,然后去客厅拿手机,等过会起锅了拍照,顺便给谭睿康发了条信息。

【马骝,在干嘛?】

遥远看见谭睿康的动态成了正在输入中,猫咪的惨叫声不合时宜地在沙发后响起,遥远登时紧张地去看,知道它只是又卡着了,遂放下心来去拿撑衣杆,准备开始日常掏猫,临去阳台前看了眼手机,最新消息是:

【买机票】

过了片刻,被解救的黄咪蹿了出来,尾巴一扫遥远的脚踝,溜了。

遥远又去看消息,只见刚才那条被撤回了,谭睿康紧接着又发了一条:

【在想今晚吃什么,你还送饭过来吗?】

【什么时候出差?撤回做什么,我都看到了。】遥远纳闷了,无奈地跟他打字道【送,今天会早点过去。】

谭睿康半天没回消息,估计是没空玩手机了。遥远心情却很好,给谭睿康的保温瓶里灌了刚泡好的普洱,再掐着时间揭盖,沿煲边淋酱汁调味,放了几根青菜进去焖,几分钟后起锅,打包好装进饭盒,万事俱备。

五点半,遥远提着饭盒走进远康,几个老员工笑着叫他牛奶弟,其中游泽洋还对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他一一应了,发现自己不对牛奶两个字过敏了。

“弟,这边。”谭睿康西装革履,一派成熟男人的风范,遥远则是一身运动服,乍一看跟送外卖的也没区别。

遥远给他打开饭盒,热气混着米饭的香味扑面而来,谭睿康笑道:“你自己做的?咱们楼下没有卖煲仔饭的。”

“对啊。”遥远手肘支在办公桌上,撑着下巴打了个哈欠。“今天过节,给你换个口味。”

谭睿康脸上有些泛红,夹了片腊肠递到遥远嘴边,遥远张口吃了,觉得自己的厨艺实在不错。

片刻后,遥远终于想起来今天未完的对话:“对了,去哪出差?”

谭睿康埋头扒饭,不做声。遥远顿时郁闷了,用膝盖去撞他的大腿,谭睿康冷不防被他一碰,不由笑出声来,差点被米饭呛着。

“去新西兰。”谭睿康抬手,示意遥远把保温杯拿来,一边调出手机里的订票信息给他看。“两张票,带你一个。”

遥远凑过去,看了眼手机,又侧过头打量谭睿康棱廓分明、帅气的侧脸。谭睿康的声音沉稳而厚重,在耳边响起时简直是行走的ASMR。遥远迷恋地看了一会,随口问道:“去做什么?”

“去办个资格证。”谭睿康转过身,亲了亲遥远的唇,从遥远身前的抽屉取出一个文件袋,示意他打开。“你先熟悉一下流程,不看也没关系,哥已经看过了。”

遥远打开,

里面是一份全英文的结婚申请表格。

评论(1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