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不解意

不问来路,不问归期。

飓风吃鸡小分队


-《末日曙光》&《星河彼岸》衍生同人
-乱写的,太久没玩吃鸡了,不要深究

狂风怒哮,军用运输机舱门大开,苍茫云海间,隐约可见天边的落日红霞,绚烂夺目。

赖杰一手抵在通讯设备上,吼声几乎盖过了发动机的轰鸣声:“跳!”

几近同时,海拔三千米的高空之上,飓风队四人纷纷跃出机舱,飞速下坠。降落伞哗地一声抖开伞包,托着众人掠过满目苍夷的大地,乘风缓缓飘向地面。

然而他们并没有落在标记的点上,蒙烽最先落地,顺手捡了把手枪,下意识看也不看便扔给刘砚。等到他回头再去搜物资时,才发现这片区域简直穷得可怜,刚才那把小手枪大概是这里唯一的资源。

赖杰环顾四周,最后捡了个平底锅,朝蒙烽挥了挥。

蒙烽:“……”

好在高速公路边上堆满了废弃车辆,蒙烽随便挑了辆还没报废的越野车,一脚踏进驾驶座,没等众人坐好便一踩油门,风驰电掣地冲上公路,将几只漫无目的游荡着的丧尸甩在身后。

天边霞光万丈,越野车开过跨海大桥,驶向地平线的另一端。

蒙烽把着方向盘,腾出一手往旁乱按,片刻后,车载收音机里传来周董的声音。

“……为了想与你不期而遇”

“为什么不好好读书……”蒙烽低声和道。

刘砚接口道:“没考上跟你一样的大学。”

蒙烽猛打方向盘急转弯,怒道:“刘砚!”

刘砚笑了起来,说:“在前边停吧,搜点东西。”

蒙烽在一栋三层的民房下把车停了,张岷和赖杰则去了另一栋,避免和他们冲突。

“跟我来。”蒙烽绕上二楼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轻机枪,正于墙后半蹲着填弹上膛,如同一头警觉的猎豹。

刘砚的背贴着发灰的墙面,视线却望向窗外,轻声道:“东南45方向。”

蒙烽嘘了一声,抬枪指向门后,道:“听。”

脚步声响,数息后,三只丧尸结队破门而入,蒙烽怒吼一声,砰然开枪。他的枪法极准,三声枪响后便尘埃落定,丧尸粘稠的血液滩了一地,与此同时,刘砚那栋楼下边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以及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“你们暴露位置了。”张岷以瞄准镜扫向东南方的双层民房,显然已经人去楼空。“走吧。”

“不急。”赖杰说:“三个人,把我们车开走了,我们在这等圈刷了再走吧,希望不是天谴圈。”

刘砚没出声,顺手捡了罐饮料,边喝边打量蹲在一旁的蒙烽。

蒙烽持枪的姿势很帅气,白色背心被汗水打湿后现出古铜色的肌肤,及健硕有力的肌肉。两人视线刚碰到一块,蒙烽便道:“刘砚,你还喝可乐呢……”说完眼角一瞥另一扇窗下的赖杰,音量顿时小了不少:“过来,也给你男人喝点。”

刘砚又扔了一罐过去,蒙烽于半空中接住易拉罐,撬开拉环猛灌几口。

“我想了想,那队人应该没走远。”刘砚冷静道:“我们现在……”

刘砚的话被突如其来的爆破声打断了。

蒙烽登时反应过来,吼道:“岷哥架枪!我们被绕后了!刘砚拉我一把。”

蒙烽被拉起来后挂着个血皮,大概琢磨了下扔手雷那人的方位,打到半血后直接跳窗跟人来了个贴脸刚枪。

张岷抽出背后的霰弹枪,在三楼远程点射,那人倒地后爬到了墙后死角,蒙烽上去刚想补,被墙后边的队友给打死了。

这时候,圈刷了。

天谴圈。

飓风队的运气一向有点背,下本爆不出装备,日常碰不到奇遇,吃鸡日常天谴圈。

他们这一路过来基本没搜到什么东西,穷得叮当响,全队人凑不出一个急救包来,还得在没车的情况下跑圈。

刘砚跟着撤退的时候被一小队丧尸包围了,赖杰和张岷扛着毒找到了一辆摩托,过桥的时候就剩下一层血皮,被另一队堵桥的玩家给收了。

毫无疑问的团灭。

蒙烽叼着烟,耷拉着脑袋掀开网吧的门帘,像只颓废的狗熊,接受着刘砚的批评教育。

“刚枪一时爽啊,蒙烽中士。”刘砚手里捏着没喝完的冰可乐,抬眼飞快扫了一眼天边的烈日,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买把伞。

蒙烽没接话,显是被晒得有点懵了,男生好像对打伞这事下意识地抗拒,俩人只好顶着太阳去菜市场买菜,再晚点肉就被卖得差不多了。张岷有事,今晚让决明上他们家蹭饭,蒙建国也要回来,不能再吃泡面对付了。

“老婆。”蒙烽像头垂涎蜂蜜的狗熊,守在冰柜旁问:“吃鸡翅吗,给你做可乐鸡翅?”

刘砚正挑着西瓜,随口道:“这下真吃鸡了……买吧,圆你一个吃鸡梦。”

战后四年过去了,水电供应恢复了正常,信号塔重建,紧接着恢复的是通讯设备,互联网又重新回到人类的生活里。

紧接着,绝地求生发行,开始占据全球游戏玩家的视线,而自定义的丧尸模式对参加过黎明战役的玩家来说更像是一种情怀。

“别小瞧人。”蒙烽说:“我也拯救过世界。”

刘砚挑好了瓜,示意蒙烽来提,一面道:“嗯,是的啊亲……你忘了英雄也是普通人,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啦。”

毕竟,当灾难来临的时候,每个地球人都是战士啊。

评论(6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