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不解意

不问来路,不问归期。

一起去玩吧!

-《北城天街》&《夺梦》衍生同人

香港,迪士尼乐园。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林泽说。

“是你说要带我来看烟花的!”司徒烨不悦道:“还让我别操心,现在怎么说?”


“说明你一点都不上心……”

司徒烨头上戴着棒球帽,穿着件迪士尼的T恤,脖子上挂着相机,打扮得像个出来毕业旅行的大学生。林泽有点想发火,但看到司徒烨这幅模样又消气了,只好乖乖投降认错:“等城堡维修好了再带你来一次,别生气了。”

早十点,迪士尼刚开园,一群又一群小情侣挤进来,在大门处打卡拍照。早上因为林泽的失误,订好的茶楼没有去成,只好临时在711买了几个冷饭团吃,司徒烨心里窝着火,越想越气,干脆把帽檐拉低,一言不发地走了。林泽见状想要快步去追,恰好一个双语幼儿园的队伍从中间穿过,把两个人彻底冲散。

“我给老板娘打个电话吧。”余皓拿出手机,在微信上给司徒烨拨了个电话,电话响了只两声,明显是司徒烨挂了。

林泽想了想,从身上翻出两张门票,交给余皓,示意他先去领快速通行证,自己则去找司徒烨,待会再汇合。

“老板加油!”周昇把胳膊架在余皓肩上,晃晃悠悠地走了。

司徒烨没走多远,美国小镇大街上,司徒烨进商店里买了个小孩子玩的泡泡机,吹两下,又举起相机拍。旁边走过几个女孩子,好奇地盯着司徒烨看。

林泽觉得很好玩,拿出手机拍了张司徒烨的背影,又转头去买了根热狗和冰激凌,想要给司徒烨吃,然而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,林泽焦急地朝司徒烨站着的地方看了几眼——人果然已经走了。
又去哪了?林泽想。怎么一刻都闲不住。总不能拿着化了的冰激凌去给老婆赔罪吧,否则又要吵起来。

于是林泽只好拿着冰激凌和热狗接着去找司徒烨,既然不在大街上,就一定在商店里,林泽四处找了一圈,却没想到司徒烨就跟在他身后。
“喂。”司徒烨乏味地说,“找半天了,没发现么?”
林泽:“……”
司徒烨气已经消了,在微信上回了余皓的消息,找了个长椅坐下来啃林泽买的热狗,一边把相机里的照片调出来给林泽看。

前几张还很正常,司徒烨只拍了城堡的上半部分,巧妙地避开了施工围起来的地方。林泽往后翻,发现最后几张是司徒烨拍他找人的样子,林泽穿着白色衬衣,手里拿着一根猫爪形状的冰棍,站在烈日下茫然地左右张望,头发还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。

“删了删了。”林泽催道。

“我的冰棍呢?”司徒烨手指按在删除键上,没动。
“化了。”林泽把手扣在司徒烨的手背上,按下删除键,随口道:“走,带你去再买个。”


……

“哟,老板娘。”周昇把领到的通行证放到司徒烨摊开的手里,抬眉道:“就你俩有冰激凌吃?!我们呢?”

“想吃自己买去。”司徒烨认真地说:“小鸟领的什么FP?星战急速穿越……是什么?”

林泽抬手,环过司徒烨的肩膀,拿过一张通行证道:“是过山车吧,看名字就像。”
“……”司徒烨沉默了,看上去像是不太想玩,却又不好意思开口。

周昇安慰道:“其实这个完全比大摆锤好多了嘛,还是室内的,眼一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上回哥哥一个人坐了十二次呢。”余皓道:“老板娘加油!”

凭通行证走的快速通道人很少,内场里竖了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这是您最后一次离开本游乐设施的机会。”司徒烨看到后明显又有点动摇,林泽在黑暗里牵起司徒烨的手,发现司徒烨手心出了点冷汗,于是小声地问他要不要出去,奈何司徒烨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害怕,没有不想玩,只是有点紧张。


好吧。林泽心想。待会下来千万别不舒服就行。


等候厅里,Obi-wan反反复复地说着“愿原力与你同在”的台词,工作人员指引周昇和余皓去坐第一排,司徒烨便和林泽做在他们后面。


指示灯亮,战机启动,却又在上坡时缓缓停下,四周陷入了短暂的黑暗。


“准备就绪。”


霎时间英语粤语齐上,众人听得云里雾里,下一秒战机加速,一片瑰丽的星空取代了眼前的黑暗,仿佛置身于浩瀚的宇宙之中,紧接着又是一个俯冲,战机顺利地穿越了星空门。


司徒烨:“!!!”


司徒烨刚下来还有点晕,然而一旦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就再也关不回去了。于是又拿着四张门票去换通行证,排队期间还去反斗奇兵大本营里坐了冲天遥控车,速度回来把星战的FP用了后,又马不停蹄地去灰熊山谷排新一轮的过山车。


“老板娘……”余皓拿着把光剑和司徒烨打来打去,无力道:“我有点不行了。”


司徒烨一把劈开余皓的剑,问:“玩完这个就去吃饭怎么样?”


余皓连忙答应,把光剑收了,好好排队。


玩灰熊矿车的人很多,几间小屋子里,队伍往复折回,有个与他们隔着一道栏杆的男生一直打量着周昇脚上那双NES主题的AJ,并不住地回头与旁边高他半头的男生低声讨论。


司徒烨注意到了,饶有趣味地看着余皓和周昇,林泽不怎么关注年轻人的兴趣爱好,对此一窍不通,于是问:“周昇穿的什么鞋?”


周昇正把迪士尼乐园的指南叠起来,给余皓扇风,随口道:“刮刮乐,老婆给买的。”


林泽想起司徒烨有双差不多的,但好像不叫什么刮刮乐,刚想再问,只听到旁边的男生突然“噗”地笑了出来,比了个拇指,示意周昇说得对。


队伍往前挪了一截,较高的那个男生喊了一声小贱,另一个男生冲周昇一行人做了个拜拜的手势,快步跟了上去。


灰熊矿车开到半山腰时,会突然倒退回起点,再用二倍速冲刺直到终点,排队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小截游乐设施,通常矿车刚开时便能听到一连串惊叫声。司徒烨起初还在嘲笑别人刚上去就尖叫,然而到了自己时——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司徒烨喊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
几分钟后,司徒烨脸色苍白地从矿车上走下来,周昇却还有点意犹未尽,先去把剩下没玩过的通行证领了,再拿着林泽买给大家的餐券去附近的餐厅吃饭。


于是整整一个下午,除却看游行的时间,众人几乎都是在各式各样的室外刺激设施下度过的。


周昇抬手,伸出五指,跟钢铁侠合完影后领了照片卡出来,像个刚见完偶像的大男孩,冲余皓不住地笑。


“怎么样,好看么。”周昇把照片用手机扫出来,给余皓看。


“好看!都买了吧。”余皓想了想,提议道:“要不大家一起拍张照?”


迪士尼乐园里不能带三脚架,司徒烨只好调好光圈及参数后找人帮忙按快门。


“三——二——”


“一!”


然而没有一个人想好动作,一时情急,凭借本能全比了个剪刀手。


快门咔嚓声响,戴着米奇发饰的女孩走过来把相机还给他们,说:“这样行么?”


司徒烨看了眼照片,喷水池前,四个大男生整齐划一地比出剪刀手,简直土得无话可说,被雷得外焦里嫩,余皓却觉得很好笑,让司徒烨别删。


“行……”司徒烨艰难地说:“谢谢。”


最后的最后,在场唯一两个会摄影的人只好轮流给彼此拍照片。


周昇咬着根冰棍,随意地坐在花园前的长椅上。余皓拿着司徒烨买的泡泡机,对着另一侧吹,周昇看了他一眼,占有欲十足地勾着余皓的脖子,示意他离自己近一点,余皓便顺势枕在周昇大腿上。


“行了行了。”司徒烨连按几下快门,道:“余皓过来,换我了!”


余皓接过相机,司徒烨牵着林泽走上道去。美国小镇大街上,林泽穿着白色衬衣配休闲裤,司徒烨则穿着T恤短裤,两个人并肩而行,身后是无数个透明的卡通气球,以及粉色的睡公主城堡。余皓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,司徒烨探出头来,对着镜头笑了一个。


司徒烨的眼睛仍然清澈而漂亮,和六年前林泽在北城天街的星巴克里看到的,没有任何不同。


“阿泽,你这个坏小孩……”司徒烨说。


“不。”林泽把司徒烨的相机没收了,一本正经道:“你才是小孩,走吧,叔叔带你去看花车巡游,晚了就占不到位置了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