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不解意

不问来路,不问归期。

燕王府日常二三事|旧岁除


-《锦衣卫》&《北城天街》衍生同人
-现代设定

重庆江北,北城天街华灯初上。

拓跋锋牵着云起穿过熙熙攘攘的广场。星巴克内的长队已排到了门外,两人排在队尾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

云起刚起了话头,拓跋锋却突然移开视线,冲着云起身后叫道:“汪!”

“鬼叫什么?”云起纳闷地回头去看,身后的阿拉斯加见状霎时凑了上来,在云起的脚边绕来绕去,尾巴甩上两人牵着的双手。拓跋锋唇角扬起,摸了摸阿拉斯加的脑袋。

“幺儿!”握着牵引绳的男人哭笑不得地扯了扯绳子,示意阿拉斯加回来,一面解释道。“给闷久了,出来一趟就闹,不好意思哈。”

阿拉斯加趴在男人脚边,惬意地甩着尾巴。云起摆手示意没事,笑着问道:“它叫幺儿?”

男人看着二人始终牵着的手,笑着眨了眨眼,解释道:“幺儿在重庆话里是宝贝的意思。你俩一看就不是本地人。待会可以坐轻轨到洪崖洞看夜景,吃火锅串串,走十分钟就到解放碑,可以在那倒数跨年,热闹。”

说话间,人群中挤出个穿衬衣的小帅哥,阿拉斯加立马欢快地缠了上去,男人见状,朝两人挥了挥手,一手牵着阿拉斯加,一手跟小帅哥十指相扣,走了。

云起满脑俱是问号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对儿。转头去跟拓跋锋感叹山城GAY都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,拓跋锋面色冷淡,手里拿着两杯咖啡。一等云起说完,便把插好了吸管的那杯递到他嘴边,学道:“幺儿喝。”

云起笑了起来,就着他手喝了几口,转身将双手揣在裤兜里,倒退着走。街边灯光璀璨,广告屏投下五光十色的灯束,照在拓跋锋瘦削的侧脸上,高挺的鼻梁,紧抿成一线的唇,是大漠风沙琢出的风骨,令人心醉神迷。

 腊月末,山城的火炉早已熄灭,空气既湿又冷,云起跟拓跋锋穿着情侣的格子毛衣,好看却不耐寒,两人只得顶着寒风走到观音桥坐轻轨。嘉陵江水浩瀚,万里江波载起漫天繁星,江畔民宿灯火通明,轻轨穿楼而过,恍如穿梭在暖橙色的灯海之中。

重庆依山筑城,立体的都市颇有赛博朋克的感觉,百度地图的导航看得人眼花缭乱,两人出了站便跟着人流走,倒是歪打正着到了洪崖洞。在北城天街吃的法国菜不经饿,两人夜景也来不及赏,随便找了家小吃摊,叫了酸辣粉吃。

老板是本地人,边做边用重庆话吆喝。剔透的粉条拉好下锅,沸水滚开,宽粉、黄豆、肉末、豆芽接连浸入红汤里,盛了满满一海碗,香气扑鼻。摊小人多,拓跋锋示意云起坐着,拿了筷子来分给他,随后便捧着碗蹲在他脚边,拌粉,埋头开吃。海椒下得很足,量也实在,吃得两人浑身都暖了起来。云起吃不惯,被辣得不行,拓跋锋只得忍着笑去买凉茶给他喝。

天色愈晚,空中隐隐一层薄雾,江风掠过,两人彼此温热的掌心相互摩挲,只觉得很是惬意。云起心血来潮,在红檐绿瓦的吊脚楼前拉着拓跋锋自拍,又发给徐雯——自然少不了家姐的唠叨,连发了几条长语音过来叮嘱他二人注意安全,大晚上别乱晃,凑跨年倒数的热闹没意思,小心踩踏事故云云。

云起:“知道了,师哥会看着我的。姐你在干嘛呢?”

徐雯过了好一会才回复道:“跟你姐夫在太庙这跨年,也凑个热闹。”

 云起暗自好笑,却回道:“……你还让我别凑热闹!”

想也知道徐雯被这话塞了回去,索性不回他消息了。

吃饱容易犯懒,加上快到零点了,指不准再走就要在马路上跨年,没什么意思,云起便拖着拓跋锋坐电梯上了洪崖洞顶的城市阳台。从高处往下看,华灯万丈,目之所及皆是璀璨的灯火。时间流逝得悄无声息,远处解放碑传来情绪高涨的倒数声。云起冷不防想到这已是他与拓跋锋朝夕相伴的第十八个年头,正出着神,拓跋锋却蓦地欺近几许,将云起圈在怀中,两人鼻梁抵在一处,周围大多是亲昵的小情侣,倒不显眼。

零点刚过,火树银花,绚丽夺目。拓跋锋声线低而沉厚,与最后一声倒数和在一起,道:“云起。”

“新年快乐,师哥疼你。”

继而吻了上来。

评论(4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