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不解意

不问来路,不问归期。

-《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》衍生同人

八月,厦门。 “好——热——啊!”周宛媛怒吼道,“你们黏在一起就不会热吗??” 


迟小多正骑在项诚背上哈哈哈地笑,又用掌心把项诚的耳朵捂起来,一边说:“不会啊。” 


周宛媛又看看正和封离贴在一起的可达,彻底无语了,走到一边去照镜子补妆,把散粉全都扑到脸上。 


“不要吵了,走吧。”陈真说,“叫两辆车,分开坐。” 


于是一行人戴着墨镜从酒店大堂走出来,把周宛媛围在中间,装成黑帮火拼似地坐车去轮渡中心。 


轮渡十分钟一班,陈真收了众人的身份证去领船票,轮渡中心的星巴克生意很冷清,于是众人又吵着挤进去买冷饮喝,轩何志和化成人形的郎犬坐在角落的位置里,看他们点单。 


郎犬的右手虚握成拳支着脸,视线正对着展示柜里的甜点,从路人的角度看好像是一个忧郁的美男子正在思考人生,然而从轩何志的角度看,郎犬正在……流口水。


 轩何志想笑,又觉得郎犬有点可怜。过了一会,轩何志离开座位,去要了两杯免费的冰水和一块蛋糕,端过来放到郎犬面前。 


郎犬受宠若惊地抬头看他一眼,有点困惑地皱起眉头,似乎是在思考轩何志为什么不抠门了。


 “主任!”迟小多在人群里看到了陈真,把装着咖啡的袋子举起来晃了晃,示意他们在这里。


 “一人一张,拿好了。”陈真接过咖啡,对小多道了谢,又说:“小朗跟着我,小心不要被人群挤散了。” 


陈朗喝着拿铁,通过嘴型辨认出了陈真的话,笑着点点头,用没拿过冷饮的那边手去牵陈真。


 “我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出来玩。”封离接过船票,彬彬有礼地说:“谢谢。”


 “之前申请不到公休啊,早就想出来玩了。”周宛媛说,“我觉得别的办公室恨死我们了。”


 船开了,封离第一次坐船,看起来有点兴奋,却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和可达挨在一起,视线一直往窗外看。


 “宛媛姐。”迟小多正拿着手机给站在夹板上的周宛媛拍照,示意她过来看看拍得怎么样。 


“要开美颜啊啊啊!”周宛媛穿着一字肩的长裙,拿着手包,站在迟小多旁边对着手机屏幕抓狂道:“记得点聚焦,不然脸太黑了!”


 百川派别,归海而会。


 岸边林立的高楼渐渐消失在在海雾里,海风拂面,浪打来,船上的广播响了。 


“下船啦。”小多兴奋地喊,把手机还给周宛媛,心想女生拍照实在是太麻烦了,早知道应该把闺蜜也叫来,两个人应该能有不少共同语言,又去把买纪念品的项诚拉回来。船上的东西贵的要死,还是些粗制滥造的小玩意。


 “不买?”项诚拿着一个纪念徽章问。


 “不,不用了。”小多把徽章放回去,冲卖徽章的漂亮姐姐笑了笑,溜了。 


可达个子最高,脖子上挂了个红色的扩音器,走在前头,牵着封离的手,看起来像个笨拙的,想要讨好老婆的大男生。 


陈真拿着平板,把检索出来的网页给陈朗看,告诉他这是鼓浪屿。


 陈朗边走边在平板上一笔一划地写,最后画了个开心的表情。 


【很好看。】陈朗“说”。 


大家把拍了照片发到“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”的微信群里交换,准备待会发个朋友圈,过了一会,齐尉的微信来了。


齐尉:太过分了 


齐尉:[图片]


 岭南的夏季既热又闷,齐尉切了一盘西瓜,盘腿坐在房间里吹空调,窗户正对着齐家私人别墅里配的游泳池,图片放大后可以看到蛟仙在里面游泳。 


于是大家开始在群里刷屏开齐尉和蛟仙的玩笑,又过了一会,曹斌终于出现了。 


曹斌:[菜刀]别说了,只有我在驱委替你们顶班,手机震个不停,差点被宛媛他爸骂死。


 鼓浪屿不大,岛上没有交通工具,只能靠步行。可达拿着扩音器,面朝着大家倒退着走:“驱委小分队第一次团建,请大家跟好我们的导游,也就是本人。有老公的请牵紧老公的手,携带家属的请看好你们家的未成年人……” 


旁边好几个招揽生意的私人导游朝可达发射鄙夷的信号,可达面不改色地接着道:“把狗拴好,千万得注意安全!” 


郎犬自觉地抱紧了轩何志的胳膊,似乎从轩何志给他买蛋糕起,就已经把轩何志认作了临时监护人。 


轩何志把郎犬拉好,又问:“小多,你的……” 迟小多示意他不能把接下来的狗字说出来,否则怎么听都有点奇怪,仿佛是什么大型BDSM现场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,赶紧道:“轩何志你就看着他吧,要买什么找我或者项诚报销就行。” 


“哎,怎么能呢!”轩何志笑着说:“就是举手之劳嘛,你放心。”


九点一过,岛上的早餐铺开了,门口站着的大多都是旅客,正在朝里张望。 虽说挂着早餐铺的招牌,却更像大排档一类的饭馆。可达掀开门帘,店里冷气开得很足,宽木桌和长条板凳,窗台摆了不少绿植,有阳光从窗户缝隙里照进来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老板娘热情地把菜单拿过来给他们传看,然后开始擦桌子摆碗筷。 


“吃沙茶面,沙茶面。”迟小多道:“看起来好好吃啊,还有海鲜。” 


店里人很少,但九碗面等起来实在不容易。可达闻到旁边的小店正在卖海蛎煎,出去买了几个,把单独的一个分给封离,剩下的拿回来分着吃。 鲜香的海蛎裹着地瓜粉和蛋液,下锅煎得两面酥黄,佐以沙茶酱,可口香脆,入口更是鲜味十足,别有一番当地特色。可达刚入座,众人起哄地“哇”了一声,当即把还烫手的海蛎煎瓜分了个一干二净。 


然而等到沙茶面上来的时候…… 


迟小多趴在桌上,筷子在碗里搅来搅去:“我觉得……” 


周宛媛失望地叹了口气:“其实也没……” 


格根托如勒可达:“这也太难吃了。”

 

轩何志:“就我觉得还行吗?不要浪费,都吃完吧!” 


项诚充当了众人ATM机的职责,去前台找老板娘结账,一群人唉声叹气地从店里走出来,商量着接下来要去哪里玩。 


项诚和小多想去日光岩上看整个岛的全貌,周宛媛觉得爬上山看个破石头没意思,景点都是骗人的!陈朗和封离则对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更感兴趣,陈真和可达是机动人员,轩何志和郎犬没什么想法,去海边躺着晒太阳既省钱又舒服。大家商量了一下,决定还是分开逛,但要在微信上随时保持联系。

于是大家纷纷组队,周宛媛跟在项诚和小多身后,像个行走的500w电灯泡。

七八月恰逢旅游旺季,然而到了岛上却没有看到熙熙攘攘的旅客。迟小多把地图折成纸扇,和项诚牵着手抄近道去日光岩,沿途碰到不少捧着餐盘,请人进店里喝茶的小哥。

 “帅哥喝杯茶吧。”卖花茶的小哥热情地说:“不要钱哦,进来喝进来喝。”

周宛媛挎着包站在店门口,冲他俩说:“来啊。”

迟小多:“……”


项诚把手插在口袋里,戴着墨镜四处打量,卖花茶的小哥开始给小多和周宛媛挨个介绍各种花茶的功效,去湿淡斑,美白养颜……简直正对周宛媛的胃口,两个人一拍即合,期间还讨论了几样时下被各大美妆博主安利的护肤品。最后周宛媛心花怒放地刷卡结账,小哥打包好几袋子花茶,又泡了新的让大家拿着边逛边喝,还问要不要帮他们拍照。

店里的装潢看上去的确像个网红打卡地点,迟小多生怕周宛媛答应,赶紧道:“不用了!”

“拜拜啊,小帅哥。”周宛媛拎着几袋子花茶说,“那个气垫真的不好用,不要交智商税啦。”

三个人边走边逛,继而又买了点凤梨酥猪肉脯什么的,迟小多意识到不能再拖延了,赶紧把周宛媛打发去景点旁边的冷饮店休息,拉着项诚上山。

与此同时,风琴博物馆内。


封离和小朗用平板讨论着风琴演奏的方式,无声地探讨结束之后,陈朗又把文档里的对话清空,把相册调出来给封离看之前陈真带他看音乐会拍的照片。


封离打字:“你哥哥对你真好。”


反光的屏幕里映出陈朗带着笑意的眼睛,陈朗把平板拿过来,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过了片刻,陈朗开始打字,封离好奇地去看,却看到陈朗把屏幕挡着,笑着对他摇了摇头。


“你们以后打算去国外结婚吗。”陈真看着不远处的封离,问可达。


“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说句实话。”可达诚恳道:“主任,我觉得婚介所比驱委更适合你,我四个姐姐都没你这么热心!”


“新西兰,英国,美国随便你挑。”陈真说:“否则组织一直催我安排你和周宛媛,我有什么办法?赶快结婚吧,减轻我的工作负担。”


可达嘿嘿一笑,低头玩着手上的戒指:“那你呢?就打算和小朗这么过一辈子?”


“相依为命,互相扶持。”陈真反问道:“有什么不好?习惯了。”


占据了整面墙的风琴前,陈朗把平板电脑递给封离,两个长得很精致的男生并排站在一块,引来许多路人驻足。


“在看过小多项诚,你和可达之后,我才知道爱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哥哥对我很好,所以我也希望他过得更好。如果他不打算成家,还有我会一直陪着他。”


“当然还要祝你们幸福。”陈朗补充道:“你们打算在国外结婚吗?我还没有出过国呢。”


封离知道自己被打趣了,画了只看起来很无语的小狐狸,脑袋右上角冒出几个写着谢谢和省略号的对话框。


鼓浪屿很小,即使众人分散开四处乱走,最后还是在沙滩上碰面了。西山日薄,夕阳洒满了海面,潮起潮落间,凤凰于天际抖开双翅,不住地盘旋,最后落到项诚的肩头。


小多躺在项诚的膝盖上,海风吹得人昏昏欲睡,不知道过了多久,项诚轻轻拍了拍小多的脸,说:“醒醒。”


迟小多睁开眼睛,脑袋上冒出一连串的问号,眼里充满了期待,以为项诚要说点什么应景的情话。


数息后,迟小多准备好了,只听项诚认真地说——


“再睡就要赶不上最后一班轮渡了!”

评论(7)

热度(20)